大盾的小翅膀

就,就别拽我翅膀行吗?我还想扑腾几下来着(泪汪汪)
我是洋洋。
桃总、狼叔死忠;居居、咩咩、颖宝本命
CP主吃盾铁盾、巍澜,一直被安利了双豹组、荼岩、瓶邪、超蝙,吃得比较杂,所以其他的cp大都都可以接受

虫洞Ⅰ

    托尼在第五十六次实验失败后,终于迎来了一次成功,结果,他被自己所制造出的虫洞给吸了进去,再然后,他一睁眼就发现,自己回到了六十多年前,他父亲——霍华德·斯塔克的时代。
    史蒂夫他自从母亲去世之后,情绪一直不太在状态,不过,他的好友巴基总会抽出部分时间来陪他。
    这天史蒂夫走到家门口,他准备掏出钥匙开门,结果发现,自己忘记带钥匙出来了,它们就搁在茶几上。
    “你这种丢三落四还健忘的毛病真得改改,史蒂夫。”巴基穿着自来旧的衬衫以及黑色长裤站在史蒂夫身后,见此,走过去,伸脚踢开门口的花盆,一把沾满尘土的钥匙露了出来。
    史蒂夫看了看巴基,后者耸耸肩,然后史蒂夫抿了抿唇,弯下腰捡起那把钥匙,打开了屋门——
    “Oh,my god——”史蒂夫和他的小伙伴儿巴基一起惊呆了。
    屋子不大,但五脏俱全,可以看到客厅里一片混乱,尘土,木板,砖块,几乎占满了整个沙发和四周的地板,而在正中间有一块大大的不规则的长条凹陷,就好像有人躺在上面一样。
    “Hello,伙计们……”那个凹陷变了变形状,然后蓦地停住了。
    这场景和气氛真是既诡异又尴尬。
    “快出来!”巴基回过神来,说。
    “你是谁?”史蒂夫同时开口。
    “Eh…这个有点复杂,well,你们可以叫我托尼。”凹陷再次活动起来,说。
    巴基和史蒂夫对视一眼,凭着多年的默契,他们看出了对方眼里表达的意思。
    “巴基,你看不见他,对吧。”
    “我知道你能看见。”
    一同出声。
    “Oh,god,你们之中有人看不见我!?”一个有些尖锐的声音插进来。
    然后他们两个一起看着沙发上的那块儿凹陷。
    巴基抬起一边的眉毛。
    “巴恩斯。”
    不管史蒂夫看见与否,托尼都是灰头土脸、五官模糊,史蒂夫眯起眼睛,说:“罗杰斯。然后,不管你是谁,请赔偿我的房子,以及从我家出去。”
    “Better,我能理解你,史蒂夫,不过除了这里我无处可去,我可以解释,真的,而且我觉得,我接下来说的话可能很荒诞,就像个有妄想症的话剧演员,但是,你得相信我。”
    “凭什么?还有,你为什么我知道我的名字?”
    “一如既往的敏锐,然后值得一提的是,我来自未来。”托尼说,“……我的全名是安东尼·霍华德·斯塔克。”
    巴基惊讶的说:“Wow,是我想的那个斯塔克吗?”
    “就是那个,大兵。”托尼说,“霍华德·斯塔克是我…爸,我是一个天才,eh…科学家。”
    “而你,史蒂夫·罗杰斯是我在未来最好的朋友,我甚至从你那里知道你小时候因为又瘦又小长得还有点儿甜所以被迫穿女装的事儿,以及你小时候暗恋过一个叫艾米丽的女孩儿的事儿。”
    “Oh,我确信我除了巴基外没告诉过任何人后面那件事。”史蒂夫脸上有掩不住的尴尬,但他这回不得不相信了,这件事除了巴基,他连他父母都没告诉过,而且,巴基并不是那种多嘴的人,这一点他非常的确定。
    “所以,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为什么我和史蒂夫之中,只有他能看见你呢?”巴基好整以暇的看着那块儿他看不见的凹陷。
    “Oh,这个我想我也是刚知道,我来之前正在实验室里做一个,em,类似于时空隧道的实验,我发誓,我都不知道自己最后到底是怎么成功的。”
    “现在,先生们,有人相信我了吗?”
    巴基抱着膀,看着那块儿凹陷,良久,说:
    “OK,我叫詹姆斯·巴基·巴恩斯,叫我巴基就行。”巴基走过去,伸出手,感觉到有一只手搭在上面,便用力握住,一把将托尼从陷进去的沙发里拽了出来。
    托尼:“Oh,谢谢,你手劲可真大。”
    “史蒂夫·罗杰斯。”史蒂夫站在一旁,垂着眼睛,语气有点生硬。
    “很抱歉,我打包票,他平常是个非常温和的人,但是最近有事情很悲伤,他心情不是太好,再加上你把他唯一亲人留下来的这间房子弄成这样……”巴基解释说。
    “换成我,我也会不高兴,well,我理解这个。”托尼再次抹了把脸,又拍了拍身上的灰土,不过效果不是很明显,所以他果断放弃了。
    “有衣服吗?我能穿的那种?”托尼比划了一下自己,脏兮兮几乎看不出五官的脸做出了一个嫌弃的表情,“我觉得我可能会被自己给脏死,因为现在连我都嫌弃我自己。”
    史蒂夫看了托尼一眼,说:“有,我去拿,并且,巴基会带你去盥洗室。”
    “一如既往的贴心,甜心。”托尼下意识的回答。
    史蒂夫:“……”
    巴基憋笑:“Oh,伙计,我喜欢你的调调。”
    “我想这是没办法的事。”无所谓的语气。
    巴基因为看不到托尼,只能按照声音来判断托尼的方位,他问:“甜心?你们那儿,都这么叫史蒂夫?”
    “并不是,只有我而已,因为除了我,其他人都非常尊敬他,任何方面。”
    “那可真棒,”巴基说,“来吧,我带你去冲个凉,托尼。”
    “谢了。”
    史蒂夫衣服都是正常的尺码,可是由于他又瘦又小的关系,穿在他身上都无一例外的大了很多,这却也便宜了托尼,这些衣服对于托尼来说,只有一点儿小,但是刚刚好。
    托尼低头整理着衣襟,史蒂夫和巴基站在一旁,并且,巴基的手肘搭在史蒂夫肩上。
    “你打算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巴基比划着问,“倒不是说要赶你走,因为过几天我们都会去参军,尤其是这个家伙,他对于参军有一种超乎寻常的执着,很抱歉,我想我们不会有时间照顾你。”
    “没关系,没关系,我会跟着史蒂夫,因为除了他,没人能看见我,而且,我绝对不会饿死,我还有一个绝顶聪明的脑袋。”托尼脸上挂着有些痞的笑。
    “可我不想你跟着。”史蒂夫说。
    “那可由不得你,”托尼一摊手,“如果你不想被抓进精神病院去的话。”
    托尼晃了晃脑袋,伸出一根手指划了划虚空,又揣进裤兜里。
    史蒂夫抿着唇,心里想着自己可能摊上了一个大麻烦。
    几天后,巴基参加了一次征兵体检,并以出色的体能和身体状况成功被征录到107步兵团,而史蒂夫却因为孱弱的身体而被刷下来。
    史蒂夫盲目的走在时代广场上,垂着头,长出了一口气。
    “我想我们可以伪造几个身份看看。”托尼跟在史蒂夫身旁提议道,“有人看你执着而欣赏你也说不定呢,别气馁,史蒂夫,往好了想想。”
    “那也无法改变我是个弱鸡的事实。”史蒂夫小声说,他知道托尼听得见。
    “你不是个弱小的人,史蒂夫,你会改变的,相信我,虽然我不能和你透露太多,但是我明确的告诉你,你的未来,就是你所想的那个样子。”托尼难得的正色道。
    史蒂夫抬起头,看着托尼,蔚蓝的眼睛里染上温暖:“谢谢你,托尼。”
    这几天,托尼逐渐的发现,除了史蒂夫和巴基外,其他人既不能看到他,又无法听见他说话,并且,只有史蒂文可以碰触到他,这棒极了,值得一提的是。无论是什么东西,只要沾上他的皮肤,就会和他一样变得隐形,就比如穿在他身上的史蒂夫的衣服,托尼感叹这一切如此的神奇,与此同时,随着时间,他和史蒂夫的关系也慢慢解封,期间,史蒂夫不得不承认托尼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人,和他相处非常的自在愉快,但是前提是,不把他的那些有点过分的玩笑放在心上。
    托尼站在一旁,看着第五次用伪造的身份参加征兵体检的史蒂夫,扬了扬眉,他知道这家伙以前既弱又瘦小,但是没想到会瘦成这个样子,皮包骨,个子才到他下巴,软趴趴的力气,还有一张甜心脸,说话笨拙,固执,脾气还有点躁,就像是一只任人宰割的小牛犊。
    这反差也太大了,怪不得超级士兵血清在成功之后,如此招风。托尼对比着身为美国队长的史蒂夫和他面前的史蒂夫,感觉自己真相了。
    这时,从外面走进来一个身材魁梧的大兵,他站在门口,一脸严肃的看着史蒂夫,而史蒂夫觉得自己要完。
    “我,能出去吗?”史蒂夫停下手中穿鞋的动作,然后伸出食指指了指门口。
    “好好呆着。”那个大兵面无表情的回答,这让气氛变得十分压抑。
    史蒂夫再次弯腰,加快手中穿鞋的动作。
    “你好。”
    一个温和又友好的声音响起。
    史蒂夫抬起头来,这次进来的是一个戴着眼镜,留着灰色的胡须,穿着体面的中年人。
    “你好。”史蒂夫回答。
    中年人微笑,说:“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亚伯拉罕·厄尔斯金,是一名科学家。”
    史蒂夫沉默。
    “我很抱歉吓到你了,放轻松,年轻人,我没有恶意。”
    他走过来,随意翻着放在一边桌子上的史蒂夫的征兵资料。
    “名字?”
    “伊凡……”
    史蒂夫说到一半,便被温柔的打断。
    “不,不,我是说你的真名。”
    史蒂夫犹豫了一下,不留痕迹的瞥了一眼托尼,后者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
    “史蒂夫·罗杰斯。”
    “Oh,你好,罗杰斯先生。”
    “想参军?”
    “是的。”
    “想去前线吗?”
    “是的,先生。”
    “为什么?你有五次记录,可是它们都没有成功。”
    史蒂夫看着厄尔斯金说:“我想做一个对国家有用的人,并且我觉得,无论你如何弱小,你都可以上阵杀敌,为国捐躯,这是我所希望的,先生。”
    厄尔斯金看着史蒂夫,后者蔚蓝的眼睛里充满着坚定、决心,还有对这个世界的希望,蓦地被触动,他微笑着,说:“我想我可以给你这个证明你自己的机会,罗杰斯先生。”
    厄尔斯金掏出印戳,在最后那栏里印上鲜红的1A。
    “恭喜你,大兵。”
    史蒂夫的眼睛里闪过差异和惊喜。
    “非常感谢您,先生。”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