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盾的小翅膀

就,就别拽我翅膀行吗?我还想扑腾几下来着(泪汪汪)
我是洋洋。
桃总、狼叔死忠;居居、咩咩、颖宝本命
CP主吃盾铁盾、巍澜,一直被安利了双豹组、荼岩、瓶邪、超蝙,吃得比较杂,所以其他的cp大都都可以接受

少年盾Ⅰ(接钢二)

本文设定:铁——35岁(护短王),盾——重新活一遍18岁(罗切黑)

全文: 少年盾Ⅰ   少年盾Ⅱ   少年盾Ⅲ   少年盾Ⅳ 
'
'

    一架巨大的黑色飞机从云层中快速坠落,坠落——
    “史蒂夫?”无线电里传来了一个温柔却又坚强的女声。
    “Hey,佩姬,我要告诉你一件事,um,今天是我十九岁生日。”年轻的美国队长驾驶着飞机,脸上挂着彩,一眨不眨的盯着前面辽阔、苍白的雪原。
    “我知道,史蒂夫。”佩姬的声线尽管极力压制,却还是有点颤抖。
    “佩姬,祝我生日快乐吧,而且我记得你答应过我,要和我一起跳支舞,um,我觉得,凭我的烂步点,一定会踩到你的脚,无数次。”史蒂夫露出了一个转瞬即逝的笑。
    “祝你生日快乐,史蒂夫,记得早点回来,我等你,而且我会亲自教你怎么跳的。”佩姬的声音有点断断续续的,不知道是因为哽咽还是信号不好,“约好了,今天晚上六点半,就在老地方,不见不散。”
    “OK,虽然我没到去那儿年龄,但是,我是美国队长,这再好不过了,谢谢你陪我,佩姬,我本来有点——”害怕,可是,余下的话只是戛然而止,再没有音讯。

    午后的阳光斜斜的透过窗户打进屋子里,用温暖填满了这有限的空间,这屋子里的陈设整洁利落,又很是复古,床头柜上摆着一个收音机,里面传来播报棒球比赛赛况的清晰的男音。
    躺在窗底下床上的那个少年有着一头金灿灿的发,闪烁着麦金色的午后的柔光,他的眉眼深邃,却又带着一丝稚气,白皙的脸庞、安睡的表情让他看起来像个天使。
    少年穿着一件圆领的白色纯棉T恤,一条鲨鱼灰的裤子,这身行头挡不住他完美的身材和充满爆发力的肌肉。
    在安静美好的气氛下,那个少年终于渐渐的睁开了双眼,一对蔚蓝中带点绿的漂亮眼睛好像集齐了所有光芒,他迷茫又不解的盯着天花板,然后渐渐起身,坐在了床沿上,他转头看着窗外的景物,眼睛里蓦地染上警惕之色。
    这时房门响了,同时少年一双眼睛犹如利剑一般的刺向那里,然后,一个穿着他那个年代很普遍的半军装的女人走了进来——
    史蒂夫在大街上用尽全力在奔跑,周遭的景物飞快地向后移动着,几乎只能看到一排排虚影,他感觉到欺骗,他尽量不去看周围的不能使他接受的一切。
    这全都是假象。
    史蒂夫如此的告诫自己。
    蓦地,史蒂夫停了下来,站在纽约的时代广场上,他面前有一个车队,和一些穿着黑色制服的人,一个带着一只眼罩,穿着黑色长皮衣的黑人走了出来,史蒂夫将目光移到这个人脸上,来者一看就是这群人的头儿,周身弥漫着一种凛然的气质。
    “Hey,罗杰斯队长——”

    托尼·斯塔克穿着装甲在纽约的天空中飞行,自从他成为了钢铁侠,他飞过纽约上空几乎就变成了日常,很多人都掐着这个时间抬头,为了目睹钢铁侠的风彩。
    这时托尼收到了一条消息——
    “Sir,罗杰斯先生已经醒了,并且他和弗瑞局长就站在时代广场中央对峙。”
    托尼抬了抬眉毛,弯起一个嚣张的笑,然后假装责怪的说:“这么好的事,那个独眼卤蛋竟然没叫上我,真不仗义,走,贾维斯,我们去凑凑热闹。”
    托尼加大了能量,快速飞行,眨眼就来到了事发现场,他看着弗瑞的人围成一个半圆,中间空出十米半径的空地,而史蒂夫和弗瑞面对面,他们之间隔了五米的距离。
    “看看这个,弗瑞一如既往的老奸巨猾,就这么欺负老实人,见识了。”托尼戏谑的说,“为了我们的罗杰斯小先生,我觉得我应该勇敢无畏的站出来。”
    就在弗瑞刚说出:
    “Hey,罗杰斯队长——”
    这时,一个金红的装甲从天而降,这突如其来的新事物让史蒂夫绷紧了全身的肌肉,那个“人”就砸在史蒂夫面前一米左右的地方,留下一个坑,托尼半跪着,一手握拳捶在地上,姿势炫酷帅气,成功引起大街上市民的轰动。
    “斯塔克,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弗瑞语气有些生硬的问。
    托尼对他所造成的效果很满意,但是他依旧没有鸟弗瑞,而是自顾自的升起面甲,看着面前的史蒂夫。
    “Hello,坏小子,干的不错,弗瑞这个家伙特别喜欢自以为是,终于有一个人反套路出牌了。”
    “你是谁?”史蒂夫看着面前这个穿着极其拉风的盔甲,表情生动的小胡子男人,第一闪过的念头就是:
    “Wow,这家伙的眼睛真大。”
    “安东尼·斯塔克,你可以直接叫我托尼·斯塔克,并且史蒂夫,欢迎来到二十一世纪,我为这个时代代言。”托尼一脸陶醉的张开双臂,好像正在拥抱世间万物。
    史蒂夫环视着四周,一切的一切都犹如洪水猛兽一般,袭击着他的感官,他的神色迷惑又严肃,他在消化。
    “Cap,现在社会变化真大,措手不及,还有,你沉睡了近七十年,欢迎回来,并且,你需要好好的适应适应新时代。”弗瑞背着手走上前,说。
    史蒂夫逐渐的放松下来,甩了甩脑袋,再次看向四周,然后点了点头。

    次日,弗瑞派寇森上门,拜访了托尼。
    “有何贵干啊,特工先生。”托尼罕见的呆在办公室里,他西装革履坐在真皮椅上,翘着二郎腿,右手肘拄着扶手,手上拿着一个酒杯,里面有一些蜜金色的酒和几块儿冰。
    寇森两手交叠放在身前,他微笑着,说:“我们有事请你帮忙,斯塔克。”
    “哦?有什么事是大名鼎鼎的神盾局完不成的,竟然堕落到让我出面,意外啊意外。”托尼左右转着高背椅,吊儿郎当的说。
    “是关于罗杰斯队长的。”
    托尼抬起眉毛,说:“不是神盾局接手了吗?难道你们又计划要把他冻回去了?”
    “斯塔克,罗杰斯队长今年才十八岁。”寇森将一只手伸进西服裤口袋里,捏着里面的微型电击器,说,“目前,他的经济虽然可以独立,但是生活基本没办法处理,并且,他被测出有PTSD,因此国家决定对他实施监护人计划。”
    托尼迅速看了一眼寇森的裤兜,然后瑟缩了一下,抽了抽嘴角。
    “OK,然后呢,你要说什么,尽管提,说完你就可以溜之大吉了。”
    “而经过议会决定,你成为罗杰斯队长在21岁前的监护人——”说到这,寇森的笑意只停留在表面上。
    “等等,你说什么?我?监护人?你们那狗屁议员到底有什么毛病……”托尼听完寇森的话,睁大了眼睛,甚至差点没拿住酒杯,他提高了音调,不可置信的反问。
    “我个人也不想这样,可是事实如此,斯塔克,你不接受也得接受,具体文件我已经转交给波茨小姐了,我想她会让你从心底接受这份协议的。”寇森说完就转身离开了,并没有理在后面大喊大叫的托尼。
    “喂!这是强加的逼迫,为什么是我?我要起诉!Come on,一大早上佩珀把我弄起来就他妈的是为了这种事情吗?真不可置信!”他根本不想得到一个大麻烦,即使是美国队长也不行。
    “嘭”一声,办公室的门被大力关上,托尼抬起一边眉毛,颓废的坐了回去,他咬了咬后槽牙,伸出空闲着的那只手,有些自暴自弃的扯开白衬衫领口的扣子:
    “妈的,见鬼!”
    正如寇森所说,佩珀总是有一万种方法逼迫斯塔克就范,因此,事后,托尼狼狈的在协议的末尾,潦草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抬头看着自己漂亮、性感的金发助理兼现CEO——维吉尼娅·波茨小姐,说:“我最好的姑娘竟然和一窝特工狼狈为奸,这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佩珀一脸得体的微笑,说:“我很抱歉,但是,托尼,我想二者都将是,因此,我允许你收回你刚才说的这句话。”
    托尼听此,立刻举起双手,说:“OKOKOK,冷静,佩珀。”

    史蒂夫抱着一个纸箱在寇森的护送下,来到马布里,他们的车在一处断壁前停下,于是,史蒂夫看到了不远处的托尼·斯塔克的豪宅,他打开车门下了车,往前走,走到豪宅门口时,他扭头看了看寇森,后者一脸友善而又像是扭(痴)曲(汉)的微笑,史蒂夫瑟缩了一下,动了动嘴唇,舌头一卷,把想说的话吞了回去。
    “队长……”说实话,寇森看到史蒂夫欲言又止的表情,有点受伤。
    “我说过了,寇森先生,你直接叫我‘史蒂夫’就好。”史蒂夫转过身,与寇森面对面。
    “我只能送你到这儿了,ca…史蒂夫,我有一个非常紧急的任务,真的,我本来以为可以进去嘱咐一下的,但我没有那么多时间,我说真的,um,抱歉。”寇森解释着,他看着史蒂夫总是难免激动。
    史蒂夫被寇森这幅模样给逗笑了,他说:“我不应该笑的,但是我没忍住,抱歉寇森,我是十八岁而不是八岁,谢谢你的热心,我可以自己进去,我相信斯塔克先生不会比我这几天经历的所有事情更恐怖。”
    寇森沉醉在史蒂夫充满乐观的笑容里,他脸上挂着的得体的特工式微笑,但只是有些盲目的点着头,以至于他并没有听到史蒂夫最后说得话,也就没有及时告诉史蒂夫,其实他将要面临的就是,代表着这个时代的、最大的BUG——托尼·令人神共愤·斯塔克。
    寇森脚步有些飘的离开了这儿,而史蒂夫则继续走,他推开了豪宅的大门,走进屋子里,看着里面冰冰冷冷,充满着二十一世纪金属科技风的空荡荡的屋子,没来由的感觉到一阵有些清冷的空洞。
    “上午好,罗杰斯先生,欢迎来到斯塔克马布里的别墅,我是贾维斯,很高兴为您服务。”
    史蒂夫愣了愣,有些措手不及,过了几秒,他眨了眨眼睛,下意识的去找说话者,可惜无果。
    “Eh……你,好?并且,你在哪,贾…维斯?”
    “我只是个A.I.,罗杰斯先生。”
    “A.I.?我能冒昧的问问那是什么吗?”
    “当然可以,Artificial Intelligence,缩写为A.I.。它是研究、开发用于模拟、延伸和扩展人的智能的理论、方法、技术及应用系统的一门新的技术科学 。”
    史蒂夫抬起一边的眉毛,不明觉厉的说:“哦,谢谢你,贾维斯,并且,我能知道斯塔克先生在哪吗?”
    “Sir正在地下车库里进行实验,我可以为您指路。”
    “OK,谢谢你,贾维斯。”
    “不客气,罗杰斯先生。”
    史蒂夫顺着楼梯来到了托尼所在的实验室的玻璃门前,他看到托尼正站在一堆废(大雾)铁中间,手指极其灵活的在悬在半空的全息屏上进行模拟,那认真投入的样子非常的有魅力。
    “Sir,罗杰斯先生就站在门外,需要开放权限吗?”
    托尼连一个眼神都没给,只是说了一句:“你做主就好,贾。”
    “最后一阶段,贾,给我把这些数据重新进行分析和过滤,我要找到可行而且简单的算式。”
    “OK,sir。”
    实验室的门自动打开了,史蒂夫抱着箱子走了进来,他环视着四周,把手里的东西放到一旁工作台上唯一的一小块位置上,然后用脚在不破坏顺序的情况下,将地上的零件小心翼翼的扫到一边,清出一块可以更方便站立的小区域,他抱着手臂,斜倚在工作台旁,懒懒的看着被全息屏环绕的小胡子男人。
    这是他未来三年的监护人,史蒂夫想着,我和他爸爸是好朋友,而他却是我的监护人。
    想到这,史蒂夫无声的笑起来,这事儿真有点儿滑稽。
    托尼伸出手,按住了其中一块全息屏,然后一个匀速的360°转身,屏幕一块一块的叠加起来,接着,托尼五指并拢一扔,那最后一块屏幕变成一个蓝色的光团,并做平抛运动匀速消失不见。
    当托尼转过头,看向正在那里“傻笑”的史蒂夫后,撇了撇嘴,往后退了一步,结果一脚踩上了一个圆柱形的零件,然后——

    史蒂夫看到了托尼那种略带嫌弃的表情,然后聪明的收回了笑容,就看见托尼往后退了一步,正巧踩上了一个零件,身子狠狠的向后倒去,这时史蒂夫的身体比意识要快上好几个档:
    “小心!”
    史蒂夫一边避开地上的障碍物,一边一个箭步冲向托尼,然后大喊,下一瞬他就来到托尼旁边,快速的伸出手,稳稳的托住了托尼的后背。
    而托尼也同时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反作用力,在把他向上托起来。
    一眨眼的时间,托尼安然无恙的站在原地,而他的大脑还停留在上一刻的危机反应,正叫嚣着。
    托尼花了一秒来理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迅速回过神,眨也不眨的盯着史蒂夫,然后说:“谢了。”
    “不用谢,鉴于你是我的监护人,斯塔克先生,我们要共同进退。”史蒂夫严肃的说,“刚才真是非常的危险,先生,你要注意四周的环境以免再发生这种事。”
    “你是个老头吗?我觉得你说这番话的时候比我还老,不,我不老,只是你老而已。”托尼一副吞了苍蝇的复杂表情,摆了摆手说,“并且,我是你的监护人,我不需要你教,明白吗?”
    史蒂夫皱起了眉,他动了一下嘴唇,但是终究是没说什么。
    “好了,史蒂夫,我允许你叫我托尼,并且别墅里的房间多的是,随便找一间住下来,有什么事尽管找贾维斯,我一会儿有一个大狂欢,中饭和晚饭都不用等我。”

(同样一句话哈,挺喜欢你们在底下吐槽哒,我比较喜欢热闹,有点小尴尬(๑❛ᴗ❛๑),么么看我文的你们)

评论(8)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