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盾的小翅膀

就,就别拽我翅膀行吗?我还想扑腾几下来着(泪汪汪)
我是洋洋。
桃总、狼叔死忠;居居、咩咩、颖宝本命
CP主吃盾铁盾、巍澜,一直被安利了双豹组、荼岩、瓶邪、超蝙,吃得比较杂,所以其他的cp大都都可以接受

#双豹组# 年下

〖Killchalla〗(注意避雷)

献给@巧克力绘酸菜 ,爱你么么♥

背景提要:艾瑞克·史蒂文斯在机缘巧合下亲眼目睹其父亲被杀害后,又被去而复返的老国王带回了瓦坎达,老国王以为艾瑞克什么也不知道,但是艾瑞克深知老国王就是杀父凶手,因此他心灵扭曲、复仇之心强烈(大雾),但是他在瓦坎达认识了他的光明——不谙世事、成熟稳重的特查拉,并在和特查拉的朝夕相处中逐渐放下了偏见甚至仇恨,改为以攻略温润堂哥为目标的皇图霸业(大概就是这样的剧情,其实写出来什么样我自己都无法肯定,豹哭)

私设:目前艾瑞克和苏瑞同岁——10岁(艾瑞克比苏瑞大了四个月)
         特查拉——17岁
'
'
K
    他正在去瓦坎达的路上——那个让他爸爸魂牵梦绕一辈子的世外桃源一般的地方。
   那个曾经让他向往,现在却让他又爱又恨的地方。
    他决定私下里叫自己——克尔芒格,偶然所见,因此他明白这个名字所代表的含义,但在他这里,就是永不停息的复仇之心,为此他发誓他会不择手段。
    但在他羽翼丰满之前,他要学会生存,隐藏,活下来,或许一切都会迎刃而解。

T
    一大早,特查拉从母亲那里得知了今天下午父亲要回来,并且还会带着他叔叔尼卓布的儿子——也就是他的堂弟一起,并且特查拉也一并从他母亲那里知道了他叔叔因公殉职的故事,于是,他早早带着被他万分叮嘱却依旧兴高采烈的妹妹一起去殿外迎接特查恰他们的归来,同时,他也想给他的堂弟留下一个好印象。
    当他父亲带着一个小孩儿从飞行器上下来后,特查拉立即就被那个孩子吸引了目光,那是一个五官精致的孩子,但在那种充满朝气的年纪却满身灰败,他想象不到这个孩子经历了什么,但是他也确实知道,所以,特查拉拉住正欲挣脱他的妹妹看了看他的父亲,接着,特查恰开口道:
    “这是尼·贾达卡,你们的堂兄弟,”特查恰又对艾瑞克说,“贾达卡,这是你的两位堂兄妹——特查拉和苏瑞。”
    特查拉看着他的堂弟幽深泛金的眼瞳,弯起一个和善又包容的笑,他走上前去,亲昵的拍拍他的小堂弟略微瘦削的肩膀,“欢迎回到瓦坎达,贾达卡。”
    艾瑞克并没有接话,他只是抿起唇安静的注视着特查拉。
    这时,小公主苏瑞终于趁机挣脱了她哥哥的桎梏,她闪着大眼睛,走上前去,不着痕迹的挡住艾瑞克的视线——苏瑞比艾瑞克高出一些,苏瑞歪着头看着艾瑞克的眼睛说,“堂哥?你看起来好像有点太瘦啦,为什么我一直没听说过你呢?”
    “苏瑞——”特查拉皱起了眉头,却掩不住眉间的宠溺,他只好斜了一下身子,对艾瑞克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
    接着,苏瑞扭过头对特查拉做了个鬼脸,“我关心他嘛。”
    顺水推舟,特查恰慈爱的说,“我的女儿,你完全可以趁这个时候带你的堂哥一起到处转转,让他熟悉一下环境。”
    苏瑞看了看她的父亲,又看了看她的哥哥——意料之中的统一表情,于是苏瑞撇撇嘴有些不情不愿的拉着艾瑞克离开了这儿,跑远了。
    站在原地的父子俩目光柔和的看着两个年龄相仿的小孩儿离去的背影,又像同时想到了什么那样摇了摇头会心一笑,接着,国王和他的儿子转过身面对面站着,特查恰低头看着已经到他鼻尖那么高的大儿子,欣慰的说:
    “我的儿子,你长大了,他们都会是你的责任,保护好他们,别让外人侵占我们的乐土,别让自己的错误源远流长。”
    特查拉在父亲复杂宽厚又不起波澜的眼眸中体会到了什么,于是,他郑重的点点头,像是立下什么誓言那样。

K
    凶手有一个他意料之中的美好家庭,嫉妒和愤懑如同一粒生根发芽又瞬间长成参天大树的种子被埋进了他幼小的心脏。
    他发誓他会毁掉凶手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亲手。
    即使他看到了这世界上最清澈的一双眼睛——就像他早晨起来洗脸的时候捧起的第一汪清水,可这也并不能阻止他的复仇之心。

    也许。

T
    他的堂弟大概很认生,可他一直觉得一切本不应该是这样的疏离,即使他的直觉一直都很准,但是,特查拉也确实没什么办法解决这个,所以他只能尽量的逗他的堂弟开心,一些时日下来依旧收效甚微。
    ——这就是特查拉这几天来一直很困扰他的事情。
    也许是他年纪大了?
    可是他和苏瑞还是有共同语言还是能玩到一块去的啊?
    瓦坎达的小王子百思不得其解,最终,他把一切艾瑞克对于他们的疏离的行为都归结到“幼年失去双亲”这件事情上。
    贾达卡怕不是缺爱——
    特查拉自认为找到了突破口,于是,他努力的想要给他唯一的弟弟满满的疼爱,就像他给苏瑞的爱那样。
    重要的是一碗水端平——我们的小王子并没有在意自己会不会很辛苦,他只是希望他们一家人都可以和和睦睦的。

K
    Fuck——
    艾瑞克发誓他总有一天要手刃特查拉——
    这个白痴真当他是缺爱吗?晚上抱着他睡?不知道他早就过了因为怕黑哭唧唧寻找安慰的年纪了吗?!睡觉前的睡前故事?!拜托,那个小公主需要这个不代表我也需要好吗?!滚开,你的胸闷的我要喘不过气来了!
    在奥克兰做小霸王的艾瑞克象征性的在特查拉的怀抱里挣扎了几下,然后就不动了,他知道以他的力气一定无法挣脱,搞不好还会吵醒特查拉,那么新的睡前故事一定会让他无聊到想要原地爆炸,于是,过去因为可爱总是得到小姐姐亲昵的拥抱的艾瑞克一门心思、自暴自弃的把脸埋进特查拉的胸口,然后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艾瑞克又开始感叹——
    靠,这家伙是吃木瓜长大的吧,这胸——
    不过,沉静下来的艾瑞克又觉得他堂哥的怀抱异常的温暖而宽厚。
    于是,他不禁抬头看去,特查拉那两扇长而卷曲的睫毛就像两把小刷子一样,轻轻的搔着他的心脏。
    他当然知道他的这个便宜堂哥最近一直都在想办法逗他开心,他没做出回应只是因为单纯的不想搭理而已,他不必向杀父仇人的儿子展开笑颜,但是这份努力与坚持令他猝不及防,使他根本无法忽视,真诚又炽热,就像太阳一样让他向往却又不愿接近。
    也许有个堂哥也不错——
    艾瑞克忍不住想,但是随即,这个想法就被他自己狠狠的唾弃——
    不不不,艾瑞克·克尔芒格,你不能被这种糖衣炮弹打倒,绝对不能,你的立场要坚定,你难道忘了爸爸胸口上的五个血洞了吗?
    如何复仇才应该是他每时每刻都要想着的事情。

T
    特查拉最近很高兴,因为他的堂弟终于感受到了他的爱,开始和他进行更深刻的交流了,这真是太好了!
    嗯,好吧,他得承认他们的交流并没有多深刻,不过现在他们已经不仅仅局限于刚见面时的那种疏离的问候,于是,贾达卡的表情开始变得生动起来。
    他就知道他的堂弟根本不是那种沉默寡言的男孩,反而是一个机灵鬼,甚至可以说的上是乖张,具有所有小男孩性格里的那种顽皮,但是特查拉并没有因此失望,却更喜欢他的这个堂弟了。
    特查拉很小的时候其实非常向往自己能有一个兄弟,那样他们可以不那么克制的打闹,相互斗嘴,争相带着妹妹一起出去玩耍,可惜世事并未随他意,他为此感到遗憾,但久而久之这点小小的心愿就被时间冲散了,而贾达卡的到来却让这种愿望又一次卷土重来,挥之不去。
    特查拉脖子上骑着他的小妹妹,手上牵着他的小堂弟,这时候的他异常的满足,他觉得自己的心脏被填的满满的,他们要一起去看瓦坎达的夕阳——直至很多很多年以后他们都长大,即使他们都在信念的驱使下不得不各奔东西,他们也没办法忘了那天,他们三个站在悬崖上,怀着无比的虔诚眺望着那悦动的夕阳带着令人震撼的生命力向世间万物铺洒她橘红色的光芒,以此向世人传递无穷的希望。

K
    特查拉受伤了,因为他的缘故。

    该死的克劳。

    一个星期前,一个陌生人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竟然突破了边界屏障进入了瓦坎达的地界,而克劳——就是这个陌生人的名字。
    他们以为克劳很友好,可是艾瑞克并不这样想。
    这家伙是个骗子——艾瑞克看着逢迎拍马花言巧语的克劳暗暗捏了捏拳头。
    可是没有人会听他这样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的话,不说他在瓦坎达也根本没有那么高的地位。
    但是瓦坎达是他的。
    他既然在这儿,就要一并承担起他爸爸的责任,他是艾瑞克,也是尼贾达卡,他不得不承认下唇内侧的印记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他是瓦坎达的儿女。
    如果他谁都不能相信,那他还能相信谁?
    这时,他看到了站在较远的地方蹙着眉头的特查拉。
    他试着将自己的感觉告诉了特查拉,当他说完,他看见特查拉的眉头舒展开来,并对他露出了一个厚实亲和的笑容。
    “我很高兴贾达卡,我们的感觉一样,我同意你的直觉如同认定我自己的那样。”特查拉笑得很开心,那是发自内心的因为得到了认同而开心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贾达卡觉得自己脸颊发热,好在他偏深的肤色掩盖了他此时的窘迫,同时,他也敏锐的感觉到有什么在悄悄改变。
    “更值得高兴的是,苏瑞也认同我们,”特查拉拉起艾瑞克的手摇了摇,“瓦坎达永恒,对吧,贾达卡——”
    艾瑞克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于是,他、特查拉和苏瑞组成了一个秘密小队。
    他很不能理解,为什么这种比较危险的事情特查拉竟然会带上他妹妹,但事实是——苏瑞真的是聪明的不像话,而且特查拉那个死妹控根本没办法拒绝苏瑞的任何要求。
    等若干年后,艾瑞克偶然想起这次的事情的时候,他笑着补上了一条——
    他睿智非凡的堂哥必定觉得自己有能力掌控局面才会谨慎的带上他们,甚至在最危险的时刻,果断的救了他的命。
    所有人都必须承认——
    特查拉是天生的王。

    特查拉带着他们拟定了几个小的作战计划,成功的不着痕迹的阻挠了几次克劳的小偷小摸。
    艾瑞克在兴奋之余,还不忘提醒特查拉将这几件事告诉特查恰,可是,特查拉只是摸着他的发顶,摇了摇头,说:
    “还不到时候,贾达卡,这些所谓的证据太苍白了。”
    艾瑞克看着特查拉眯起了眼睛,不由得呼吸一窒,他觉得一种浑然天成的威严正顺着这一个细小动作渗进周边的空气里。
    “克劳意不在此,不过,很快他就什么也藏不住了。”

    最终,他们在克劳偷运振金的时候用苏瑞改良过得奇莫由珠向皇室在线转播了这一过程,王国的护卫队已经向这边赶来,并依照国王的命令准备在边境阻截。
    会有交火和战斗,因为克劳这边带的人确实不少。
    “我想去看看。”他记得他当时是这么说的。
    每个少年都多少渴望热血沸腾的场面,英雄主义刻在他们的灵魂深处,战士的信条在他们的血液里流淌。
    “正好,哥哥,我也想去看看。”意外的,支持他的人是苏瑞。
    而特查拉低头看了看他们两个,最终点头答应。
    于是,苏瑞欢呼着扑进特查拉的怀抱里,后者也宠溺的抱起他的妹妹,并闭上眼睛亲了亲他妹妹饱满的额头。
    那一幕,在艾瑞克眼里,实在是温馨的刺眼

    果然,当他们赶到的时候,双方人马已经交火,为了得到更棒的视觉体验,艾瑞克环顾四周,率先向离战场较近的巨石后面跑去,刹那生变——
    “贾达卡——”特查拉少见的大吼着。
    艾瑞克听见了,可是接下来事情的发展根本就脱离了他的掌控范围,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被克劳那面的人给俘虏了。
    而战斗,就在那一瞬间静止。
    就好像什么人在场外按下了暂停键。
    两方人马立刻分出楚河汉界。
    艾瑞克看着特查拉独自一人拨开瓦坎达的护卫队,屹立在所有人前面,消瘦颀长的身躯显出不一样的风骨,遗世独立,气势惊人。
    艾瑞克眨也不眨的看着特查拉。
    “克劳,放开他,我可以给你一条生路。”特查拉面无表情的说。
    而克劳用枪抵着艾瑞克的太阳穴,笑眯眯的说:“小殿下,我就知道这孩子是你弟弟。”
    “既然知道,那你还不快点放开他。”特查拉面不改色。
    “当然,不过,那得是我离开瓦坎达之后。”克劳笑得谄媚极了。
    艾瑞克厌恶现在这种无力的感觉,但是他懂得这个时候如果他动作越多,死的也就越快,因此他安分的像个洋娃娃。
    特查拉背着手眯着眼睛打量着克劳的脸,那张丑陋的脸就像人皮面具一样戴在那个贼的脸上,无懈可击。
    特查拉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抬起手,克劳的笑意更深了。
   于是,克劳也打了个手势,接着他的人就开始一步一步的往边境退去,开始撤离瓦坎达。
    艾瑞克有点绝望,因为这一切都是因他而起,他必须付起全部责任。
    等到除了克劳外的所有人都撤出瓦坎达后,克劳猛地把手里的艾瑞克向特查拉撇了过去,然后弯起了一个转瞬即逝的不怀好意的笑。
    紧接着,艾瑞克就听见身后一声枪响,他闭上眼睛,让自己堕入无边的黑暗之中。

TBC
(本来说一发完的,这么看来完不了了)

评论(11)

热度(129)

  1. 大盾的小翅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