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盾的小翅膀

就,就别拽我翅膀行吗?我还想扑腾几下来着(泪汪汪)
我是洋洋。
桃总、狼叔死忠;居居、咩咩、颖宝本命
CP主吃盾铁盾、巍澜,一直被安利了双豹组、荼岩、瓶邪、超蝙,吃得比较杂,所以其他的cp大都都可以接受

遗愿清单

【先导章】

#双豹组/Killchalla#

原梗戳这里:http://jialebihaixian497.lofter.com/post/1f0794e8_1296063a

章节: 先导章    第一站

这篇是我和 @巧克力烩酸菜 的联文,她人超好,接下来我们会一起讲完这个双豹组的小中篇故事

第一棒是我啦♥,望阅读愉快😘😘😘

'
'

    阳光穿过窗户投在书桌上,每一样物品都闪着活泼的光芒。坐在书桌前的艾瑞克被笼罩在麦色的金辉里,那悦动的精灵甚至调皮的在艾瑞克的睫毛和肩膀上跳舞。
    房间宽敞而且明亮,左右两面墙都镶嵌着巨大的书架,上面密密麻麻的书整齐的摆放在格子里,书架前面还放着自动化的三角梯子。这里到处都氤氲着瓦坎达古老悠久的文化气息,深厚而绵长。
    这不知道是他写得第几张纸了,艾瑞克烦躁的抓了抓头发,眉头紧锁,掐住笔身的手指微微泛白,他在纸上写了几笔,好像还是觉得没写出自己想要的东西,随即,他狠狠的哼了一声,然后抓起那片纸泄愤似的揉成一团,随手向身后一撇,让它和已经丢在地上的其他纸团七零八落的呆在一起。
    “呼——”艾瑞克闭上眼睛长叹一口气,耷拉着肩膀趴在桌子上,颇有些自暴自弃的样子。
    仔细算算,自他被强行从死亡线上拉回来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了,而这一个星期里发生了很多令人始料未及的充满戏剧性的事情,比如有一天他心血来潮的往苏瑞的房间里偷偷的放了一只老鼠,当小姑娘被吓得嗷嗷叫的时候他在门口偷乐,而东窗事发后他竟然被特查拉打了手板!还有其他令他觉得很快乐但令别人不快乐的事情而我们这里就不一一举例了,总而言之,这一个星期里艾瑞克每天都过得很充实,直到昨天,他被带去苏瑞的实验室检查了一番,因为他毫无征兆的一头栽倒在特查拉面前,而他依稀记得他最后看到的只是他便宜堂哥的那张惊慌失色的脸。
    然后,他就被查出了癌症,等他醒过来的时候他被告知这件事——有一个邪恶的肿瘤正在他的脑子里扎根,无时无刻不从他那儿贪婪的索取着养分,并且,如果不尽快做手术切除肿瘤,他的病情会逐渐恶化最后导致他将会在未来的半年内死亡。
    当时,艾瑞克听到这个消息,只是轻哼了一声——
    他从不惧怕死亡,他曾经加入海豹突击队然后拼命的训练拼命的出任务,从未有过一丝退却,刀口舔血的生活让他以惊人的速度成长起来,那天瓦坎达山崖上他脱口而出的“不自由,毋宁死”也并不是什么心血来潮的产物,它可以称得上是一种信条,就蛰伏在他的灵魂深处,等待着最适合的机会扶摇直上、一鸣惊人。
    瓦坎达不是他的故乡。同样的,事已至此,也没有必要继续复仇了。现在的他没有牵挂、没有信仰、没有目标,逐渐延伸的前路被笼罩在一片死寂的浓雾里,那就好像随时会有怪物冲出桎梏将一切吞入深渊,而活着,在如今的他这儿,不仅索然无味,更是没有任何意义。
    所以,艾瑞克理所当然的拒绝了一切治疗,年纪尚小的苏瑞听后别扭的气的跳脚,而特查拉只是站在一旁默然的看着他,没有赞同也没有阻止。
    特查拉看起来什么都知道,但是艾瑞克他厌恶这种被“什么都知道”所包围的困境,就好像自己什么都没穿的暴露在灯光之下一样。
    而这场大型撕纸现场则是他今天心血来潮的产物。
    他知道自己要死了,所以在没有意义的打发时间里,他突然想起他大学时期曾经幼稚的和他的哥们儿们一起写的什么愿望清单。
    虽说幼稚,但鉴于他没几天活头了,既然想起来就索性幼稚到底,随心所欲、放飞自我。
    说干就干——显然,艾瑞克就是那种有了目标就立刻着手去实现的行动派。
    于是,艾瑞克摸到特查拉的书房里,坐在书桌前拉过一叠白纸然后拿起笔写了一张又一张的愿望清单,可无一例外的,最后都因为自己不太满意而变成了呆在地上的一团又一团的废纸。
    看着那原本一小叠的白纸只剩下可怜的几张,艾瑞克泄气的趴在桌子上,闭上眼睛独自生闷气。
    而且,他原本没想到自己会睡着,但是他就是在浩如烟海的书籍的微醺下,居然真的进入了梦乡。

    艾瑞克当然知道有人走进来了,当危险常伴他左右如影随形的时候,他就已经学会了浅眠,只要有人接近他就会立马清醒并绷紧神经。但是,这次他破天荒的没有立刻醒来。接着,他灵敏的耳朵听到衣料摩擦的声音,听到纸团被展开的清响,而一切声音都在这之后停了下来。
   继而那人来而又去,当屋门被轻轻关上发出细小的咔嗒一声的时候,艾瑞克再一次陷入了安稳的睡眠。

    等艾瑞克又一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早了。
    熹微的晨光极尽温柔的抚摸着艾瑞克的眉眼和脊背,阳光几次辗转于空气中的细小灰尘间,令周围的一切都披上了神秘的淡彩。光晕又如水墨般被晕开,最终消失在一片安宁里。
    冥冥之中,艾瑞克好似感受到了什么,然后他睁开双眼,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转过头,接着,他清醒了——
    特查拉就静立在斜后方,眉眼温柔驯良,整个人如一块温玉一般,而光亲昵的揉进他深色的皮肤里,甚至流转于他黑色睿智的眸子中。
    四目相对,惊为天人。
    特查拉穿着一身深蓝色的休闲外套,一手拿着一张显然是从地上捡起来并展开的皱巴巴的白纸,然后温和的笑着伸出另一只手向他发出邀请:“艾瑞克,我想我们该出发了。”
    这一瞬间,艾瑞克觉得自己的心跳仿佛漏了半拍。

TBC

(无论怎样过程会甜哒,文笔不好,但是请放心阅读啦,最后有反转也说不定,毕竟结局还在构思中呢♥)

评论(6)

热度(48)